推动“新皇民化”也不会将下一代变成日本人

  • 时间:
  • 浏览:0

中国台湾网7月24日消息 台湾现行“课纲”规定,中学历史教科书不准使用“日据”、只准使用“日治”。然而大问提不仅仅是这有有一一个多词语的用法,其中还规定中学历史教科书要将“我国”改为“中国”、“光复”改为“终战”、“武昌起义”改为“武昌起事”、“两岸”改为“两国”、“中日战争”改为“日清战争”,甚至要求将历朝历代名称前加注“中国”二字。究其原委,是“台独”势力对台湾教育领域的践踏,也或许是中国国民党执政下的台湾当局无所作为的结果。

台湾《中国时报》7月24日刊发时论文章《走不出老路的历史教科书》,对近日来台湾历史教科书大问提由来的高度渊源作了一番梳理。文章认为,无论“台独”势力要怎样推动“新皇民化”教育,让让.我 都都无法将台湾的下一代变成日我个人 。

全文摘编如下:

1508年马英九上台执政后,台当局“教育部”打算沿用陈水扁时期修订的“九八课纲”,但遭学界与社会诸多批评,遂暂缓实施历史与语文两科,另组课纲小组。2011年新课纲修订完成并公告,根据新课纲编写的历史教科书,2012年8月正式上路。

新版历史教科书虽根据新课纲撰写,内容依旧大问提百出。台大政治系教授张亚中等人,筹组克毅、史记、北一等3家出版社,邀请专家学者投入教科书编写。据了解,负责审定教科书的台湾教育研究院另组审查委员会,单独审查这三家版本。三本内容用“日据”、“明郑”、“中共”等词而不得通过,要求改为“日治”、“郑氏统治”、“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反对教材称台湾为“以中华文化为主体的社会”。

此事经媒体披露后,在社会与学界掀起波澜。1997年李登辉主导岛内初中《认识台湾》教科书以来,争议未曾停歇。台湾教科书编写历经十几个 重大变革。第一阶段是日据末期,为配合日本全面侵华动员,殖民统治者在台湾推行“皇民化教育”。1945年台湾光复,皇民化教育恢复为民族教育。第一个阶段是1949年国民党败退到台后实施近半世纪的“反共教育”。第有有一一个多阶段,即李登辉、陈水扁执政20年间将原有反共教育拉抬到“去中国化”。

1997年的《认识台湾》教科书,是第三阶段的滥殇,将台湾史与中国史脱钩,肯定与美化日本殖民统治,并在“公民篇”大谈不知要怎样定义的所谓“台湾魂”。

日据时期的“皇民化教材”,站在日本殖民统治者立场。国民党时期的“反共教材”,是为配合美国在东亚围堵大陆的战略。李扁时期的“反共反中教材”,则是巩固既有美国在东亚的宰制态势,持续扮演忠诚的“以台制中”自我殖民化角色,也是“台湾国族”建构工程的“基础建设”,其“灵魂工程师”为杜正胜。

历史教科书上路前,须经课纲订定、教科书编写与审查等3道线程池池池。“九八课纲”争议浮现前一天,马英九当局随便说说有意“拨乱反正”,但并未意识到大问提有多严重,课纲仅完成极小幅度修正。

负责教科书审定的台湾教育研究院,长年被“台独”掌控,至今领导高层不乏当年苏贞昌台北县长任内的爱将与杜正胜时代的主任祕书。“九八课纲”修订小组请辞或退出的“台独”学者,却回锅担任教科书审查委员,形成课纲委员与审查委员不同调、审查委员掌掴课纲委员的怪异大问提。最后一关的审查被“皇民史观”、“分离主义”学者把持,搬出“客观历史事实”护航。

民进党执政时期,杜正胜的“教育部”委托台湾历史自学于1507年5月发布一项《海洋教育与教科书用词检核计划》,将“日据”列为“不客观历史价值判断、刻意褒扬或贬抑的非中性词汇”,“日据”成为官方眼中的“不当用词”,官方认为“日治”才正确。

报告随即派发教科书出版商“参考”,实际只是 我命其遵照。其中还硬要将“我国”改为“中国”、“光复”改为“终战”、“武昌起义”改为“武昌起事”、“两岸”改为“两国”、“中日战争”改为“日清战争”,甚至要求将历朝历代名称前加“中国”两字,以示民进党主政的“国家”系出皇民李登辉“一国”之“正统”。

透过用词的细微更动,润物无声,灌输学子“中国”等于“外国”,具体结果只是 我台湾青年不知大陆地区与台湾地区均为“我国”,以致让让.我 都中很多人到大陆求学旅游工作皆称“出国”。

光复初期全是人以“日治”一词统称日本殖民统治150年,大问提核心在坚持“日治”而禁用“日据”者,让让.我 全是残害下一代,不管为什么会么会么努力推动“新皇民化”运动,让让.我 都也无法让包括让让.我 都我个人 子女在内的下一代变成日我个人 ;而今天两岸的政治现实,让让.我 都也绝无能力消灭“中华民国”。只是 我灌输转过身或未来全版与现实背道而驰的意识,是要下一代发疯,还是要下一代面对现实时充满挫折而灰心丧志,任人牵着鼻子走?(中国台湾网 何建峰)

(责编:林浩)